接下来这一年,百里绯月和长孙无极又带着长孙与去了不少地方。

    一次九儿那边有事,百里绯月还带着长孙与拐过去帮了忙。

    长孙无极则趁这个时候,在百里绯月不知情的情况下,又去了一趟沧禹。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眨眼而过,九儿和长孙情快十二岁了。

    长孙与也快四岁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和长孙无极不在出门,基本都在王府。

    是真正难得的悠闲时光。

    说是悠闲,平素也有先前认识的那些医者们,递帖子向百里绯月请教。

    毕竟最近这几年,她难得这么长时间在京里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也很乐意偶尔抽个时间去和大家交流医术。

    学无止境嘛。

    再说,她也希望师父教给自己的医术,能传给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长孙无极也不是全然闲着。

    虽然大景朝政相关的国事,已经完全由长孙情独挑大梁了。

    但长孙情还是会一些问题征求他的意见和看法。

    而且长孙无极每天早晚都会教授长孙与武功。

    也会亲自教她读一些夫子们并不会教授的书籍之类。

    有时候百里绯月出去和人交流探讨医术,回来得早,就去逗逗练武的长孙与。

    回来得晚了,长孙与睡着了,百里绯月就很遗憾,今天逗不了小与宝宝了。

    而百里绯月和长孙无极,根本不像在一起好几年,都有了三个孩子的‘老夫老妻’。

    就很……恩爱。

    反正是要睡一睡的。

    有时候长孙无极会懒洋洋的,“本王不想动,你要来就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当百里绯月东摸摸西摸摸真的打算自己来的时候,又会天旋地转被掉了个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她享受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百里绯月就给他一两银子‘辛苦费’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是从早到晚都腻在一起,但仿佛从不曾别离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夏季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换了薄裙。

    这个天气百里绯月也不乐意出门了。

    今年的夏天格外闷热。

    热得百里绯月抱着长孙无极不撒手。

    长孙无极以前是体温极寒,后来寒毒之类的解了,虽然没有那么寒了。

    但抱起来也微微凉的。

    日头很大,空气闷热又潮湿。

    纳凉的庭院里,长孙与在旁边的小竹摇椅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旁边怕热的百里绯月就只有在抱上长孙无极时才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身体,夏天就要这样抱着纳凉。

    等到冬天,她就把他捂着,把他捂暖!

    忍不住歪在长孙无极肩头的百里绯月想到什么说什么,“呐我现在天天赖在你身上,拿你降温。到了冬天,你就贴在我身上吧,我抱着你,给你保暖~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主意。不过婧儿,你落了两季。”男人轻笑了声,“你春秋两季也没放过本王。”

    百里绯月怒,嗯哼了一声给他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年百里绯月通知九儿回来过生辰。

    没邀请别人,就是一家人给长孙情和九儿同时一起过了生辰。

    过生辰这一天,百里绯月表示要亲自下厨。

    九儿兴致勃勃期待,长孙情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当坐下来开吃后,吃着吃着九儿觉得不对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有两种味道?”

    娘亲做的饭菜味道她是知道的,当然不难吃,甚至可以说是好吃。

    但是和另外一种一比,又显出差别来了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咳了咳,笑眯眯道,“怎么样,你父王做这几个菜可还行?”

    九儿手中的筷子都差点惊掉。

    她其实知道父王会做吃食。

    以前似乎给娘亲做过。

    不过她没想到,他们兄妹也有这个殊荣啊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天气热,夏天各种灯节花节却很多。

    正巧最近几天都在举办一个什么灯节。

    一家人晚上简单易容过后便出去逛夜市赏灯。

    因天热,晚上出来透气凉快的人实在是不少。

    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九儿非常知情识趣,一手拉一个,主动把自己的哥哥和妹妹都拉着走到前面。

    可以让自己爹娘过过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她玩心大,很快,她又把另一只手的长孙与交给长孙情,自己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在各摊贩所摆的货物中穿梭。

    走在他们后面的百里绯月戳了戳身边长孙无极的胸膛,低声道,“你看看你女儿,好没心没肺啊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极似笑非笑瞅着她片刻,抬手在她额上弹了一记。

    “干嘛!我还不能说啊。”

    街面上各式吆喝声不绝于耳,其中小食的吆喝声最多,伴随着食物煮开的香气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在一处卖藕羹的小摊前停下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九儿等人看见也掉回头。

    长孙无极虽然会做这个,但他本人并不是很喜欢吃甜食。

    不过一家人还是一起各自吃了小半碗。

    吃完藕羹九儿又被一只非常华丽的凤凰灯吸引了。

    这灯笼不卖,是射箭的彩头。

    九儿就去把长孙无极拉过来,“父……爹爹,我要那个~"

    摊贩非常热情的招待,“小姑娘你真有眼光,这只灯笼可是我家最好的灯笼师傅做的。整条街只此一盏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用这张弓射中那边箭靶红心,就能得这个彩头。射箭的话,十文一支箭,限买三支箭。只能射三次。”

    九儿又从自家哥哥的荷包里怄出一小块碎银子,“那给我们来三支箭。”

    摊贩把弓和箭递给旁边的长孙无极,“客人,请。”

    摊贩根本没觉得眼前的人能射中,他家的弓可不是普通弓。许多练家子都没射中呢。

    结果摊贩刚刚转身给九儿找钱的瞬间,吧嗒一声。

    九儿欢呼,“啊,中了中了!爹爹好厉害!”

    摊贩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九儿拿到了喜欢的灯笼,十分嘚瑟。

    摊贩找的铜钱当然是不会还给自己哥哥了。

    然后又突然‘手足情’起来,鼓动百里绯月给长孙情和长孙与也买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啊,娘亲,买糖人吧。妹妹这么小,一定喜欢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是想整自己哥哥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心领神会,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糖人还是九儿选的,给长孙与和长孙情选的一样的,都是两三岁小娃娃才会喜欢那种特别可爱的造型。

    长孙与面无表情的接了。

    长孙情嘴角抽抽,“我不用,你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打死他也不会在大街上拿着这种东西招摇过市!

    “我们都有了,偏偏你没有。你又要觉得爹娘偏心了。对不对啊,娘亲。“

    百里绯月一脸认真,“情儿宝宝,你就拿着吧。明明你小时候是很喜欢吃糖的呀。吃糖又不羞人,对不对。想吃就吃。”

    他……并不想!

    “娘,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无极看过去,“你娘让你拿着你就拿着。”

    长孙情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‘屈辱’的接过了那个可爱得不得了的糖人。

    旁边百里绯月和九儿简直忍不住暗戳戳的偷笑。

    他们走到一条城中河附近的时候,看见很多人在放河灯。

    九儿自然要过去凑热闹的。

    这次除了长孙无极,百里绯月母子四人都各自选了一盏灯。

    当然,长孙情和长孙与是‘被迫’从九儿手中选的。

    长孙情牵着长孙与,百里绯月和九儿在前面开路,选了个人少的地方准备放河灯。

    河面上已经有了各式各样的小灯盏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先是和九儿一起捉弄般的让长孙情和长孙与先放了灯。

    而后自己才放。

    她把河灯放下水的时候,习惯性的回头看向身后等他们的长孙无极。

    街市还是那个街市,灯笼琳琅,吆喝声声。

    当看到男人嘴角突然涌出的那丝艳红时,百里绯月眼中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陷入死寂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或许很短,或许很漫长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听见了九儿的声音,“娘!“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孙无极身体以一种急遽的速度消耗下去。

    九儿无奇等人用尽了办法也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长孙与每日早晚练武的时刻,都站在房门前,一言不发的听着屋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今日,那个教她习武读书的人依旧没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喜欢逗她捏她脸的人也没出来。

    连续五日。

    早晚,到了时间她就去门外安安静静的站着。

    不论寒凉酷暑,刮风下雨。

    头两天,她看着许多人跨着药箱来来去去。

    后两天,来往的人少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五天,除了她,她只看到了自己哥哥和姐姐。

    第六天,在屋子里整整六天没出来的百里绯月出来。

    “与儿,你父王喊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长孙与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,她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满屋子充斥着浓郁的药味。

    和药味混杂的是卧榻上男人身上也几乎要散尽的馥郁冷香。

    短短五日,床上的男人似乎变了些。

    又似乎没怎么变,只是消瘦了些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长孙无极轻扯了下唇角,“很抱歉,本王身上最不好的那些东西,似乎都被你继承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长孙与只是听他在说,她依旧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直到他说完了,说她可以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机械性的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门外,是百里绯月三人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走了进去,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她娇嗔的哼了一声,“什么秘密,居然都不让我们听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极注视着她,只是那么看着。

    曾经,当她出现在他生命里。

    成了他生命中的光时,他想把她抓住。

    不屑一切代价把她抓住。

    他甚至打算把她身边所有可以依靠的人都送入黄泉,这样,无立足之境,无人可靠无人可依的她,就只能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在这个过程发现自己的身体无论寒毒人蛊解与不解,都注定早亡。不解只是死得更早一些时,他不忍心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忍心让她孤零零一个人在这世上。

    可是让他放手,从未想过!

    辛夷用尽办法也要毁掉他,说他是拥有妖魔之心的祸胎,倒也不算冤枉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便是知道自己注定早亡,他也要抓着她,不会放手!

    长孙无极有些费力的抬起手,抚上她的脸,“恨么。”

    恨他招惹了她,却不能陪她到白首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轻轻偎在他胸前,声音沙哑,“你让我怎么恨。”

    恨他在清楚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的情况下,替情儿宝宝解决了四海诸国的外忧。

    还是恨他同样是为了她和情儿宝宝,毫不手软解决了连同康嬷嬷这种有抚养之情也不例外的内患。

    恨他把对她以及对情儿宝宝等人有潜在威胁的都一个个清除解决掉,还是恨他为了她能多些亲人朋友,给她各种调和铺路。

    还是恨他……恨他不能陪自己走到白头。

    “小疯子。”

    小疯子么。

    长孙无极啊……

    百里绯月痴痴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曾经,他们是彼此最不懂对方的人。

    或者说,因为彼此的性格和经历,让他们‘不懂’。

    于他而言,便是在她无数次恨不得把心刨出来给他看,他依旧不信她。

    而她呢,更是从不曾懂过他。

    她只看到他满手鲜血从地狱而来,只看到他逼得自己逃无可逃的窒息。

    可曾几何时,他们又变成了最懂对方的彼此。

    他们不用再把过去翻开撕开说,他们不用再解释什么,他们彼此都懂得。

    就像哪怕他身体从众人医术来看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从他的种种举动,她也猜到,他……大约是无法陪自己多久了。

    就像在南疆,她亲自去见了巫教掌教,掌教的确不会再醒来,很快也会仙去,她最后的那一点点希望完全熄灭,再也控制不住大哭一场后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没说什么,却默契的珍惜每一天。

    默契的不让情儿九儿他们察觉到异常。

    要让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,就开开心心,普通人家一样。

    一家人幸福安宁的这几年,百里绯月再回头看,她是恨的。

    她不是恨长孙无极,也不恨别人。

    她恨自己。

    恨自己很多时候怎么那么蠢!那么蠢啊!

    就像当年,眼前这个男人和师父合作,不是为了逼死师父,他们的共同目的都只是为了保住圣教。

    他只是为了要保住她百里绯月的家啊!

    而她,因为师父的死,甚至狠狠刺了他一刀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男人,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百里绯月颤抖的抚上他胸口,抚上只有淡淡疤痕痕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是小疯子,你就是大疯子。”

    用自己的命赌她的心啊!

    如果,如果她当时完全下狠手呢。

    “长孙无极,”她娇软的哼了声,“你这样的性子,只有我才受得了你。其他那些女子,只怕要被你的心悦吓到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似乎笑了声,声音很小。

    他搂紧了她。

    但落在百里绯月身上,那搂紧她的力道,不过是手臂轻轻放在她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“婧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想带你一起走的。我怕以后我不在,就剩你孤零零一个人在这世上。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百里绯月不想哭,她拼命控制自己眼睛里的水不要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带我走啊!”

    “舍不得了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他一身杀孽,满手鲜血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舍不得拉她一起。

    有什么罪孽,他来担,就够了。

    弥留之际,“……婧儿……”

    微弱的声音,几乎不可闻,是他最不舍,也是唯一不舍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百里绯月轻嗯了声,却久久再也没有人应答。

    床上的男人眼帘已完全合上,仿佛睡去。

    先前抱住她的手腕垂下,滑落在身侧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闭上眼,将他搂在怀中,用了极大的力气,像是要把这完全失去温度的身子揉进骨血一样死死锁在怀里。

    她嘴唇碰到他越发冰冷的唇,轻轻吻着。

    但是,再也没有人会回应她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-大景承元帝六年夏,摄政王长孙无极薨。

    以国丧之礼厚葬,其王妃和两个女儿不曾出现送葬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章节目录

神医狂妃:邪王的心尖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藏书阁只为原作者落喵喵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喵喵并收藏神医狂妃:邪王的心尖宠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