它的体型和外貌,汪铭直也认得出来,赫然正是海神使先前带进石窟的小饿鬼,用来夺取他手中的沙漏。此物机敏善潜行,行动无声又不畏罡气,是窃物和暗杀的好手。

    当然,光看外表就知道,这绝不是原来那一只了。

    “咻”,海神使像是背后长了眼睛,一记尾鞭抽了过来,又快又猛。

    这要是击中了,小灯傀恐怕会被当场打爆。

    不过它显然早有准备,一闪身就避了开去,仍然去攀她后背。

    就在小饿鬼的爪子刚要碰到海神使,一尺开外突然有一大一小两块石头相撞,小石头一下被带偏原有轨迹,反向飞出,直接砸在小饿鬼身上!

    这真是毫无预兆。

    灯傀原本个头就小,又正移动躲避海神使的尾击,冷不防斜刺里杀出块飞石,它就被砸飞出去,连吱哇都来不及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!”汪铭直大叫一声。关键时刻,他们怎么倒这么大霉?

    后方的千岁也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小饿鬼灯傀是她事先藏在袖里的,燕三郎说她运气太渣,她偏不信这个邪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她的倒霉劲儿根本还未过去。

    好在此时燕三郎另一只手里翻出琉璃灯,以泼人一头一脸水的姿势向前甩掷。

    他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灯里一团青影顺势飞向海神使头面,半空中骤然变大、变形。

    海神使的注意力分去管顾身后,哪料到前方骤然生变?

    她指尖本都要碰着燕三郎肩膀了,就觉眼前一花,有个怪物凭空出现,一个虎扑向她抱来!

    双方距离不过二尺,海神使一下竟未躲开,不仅被扣住肩膀,还被它强大的冲击一下子向后带出去七八尺远。

    这赫然又是一只淡青色的灯傀,但个头与小饿鬼可不能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它身高近一丈,竟然比海神使还大上一号,利爪尖牙,身后有长尾。

    最奇特的是,它额上也有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要不是它浑身皮肉外翻,脸比恶鬼还狰狞,海神使大概也会认为这也是苍吾使者。

    她一下举戟,捅穿了怪物胸膛。

    可与此同时,她也看见怪物的右爪里有金光闪动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海神使大吼,下一瞬眼前景象立变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厢汪铭直咬紧牙关,正要再施个幻术,强大的压迫感骤然消失,连光线都明亮许多——

    挡在正前方的敌人和三眼怪物,都没了。

    此时岩砂洪流也滚滚而来,籍着强大的冲击一举击垮了石台。

    汪铭直正待行动,滚落的岩土间有红影一闪,千岁蜻蜓点水般掠了过来,一把从他手里抢过燕三郎。

    岩砂洪流扑到之前,她已经轻飘飘跃了出去,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勾住了旁边峭壁上垂下来的藤蔓。

    再荡几下,她就轻松攀到了崖边,一翻身就站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抄稳了少年的腰,燕三郎一只手环过她颈部,但碍于胸伤,用不出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臭小子个头现在比她高了,这姿势贼别扭。她迈开一步,燕三郎就闷哼一声,显然牵动了伤势。

    千岁一下停步:“我抱你啊?”来个公主抱吧,她不介意的!

    “不!”燕三郎想也不想就拒绝了,咽下口里的血腥气,“快走!”

    “太慢了!”话是这样说,她还是小心扶住燕三郎往远处奔去。还是他小时候好啊,拎来拎去顺手得很,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汪铭直也跃了上来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千岁再仔细,这么奔跑起来也牵动少年的伤势。但他就是咬牙不吭,只抬起左手,看看那只小塔。

    塔里多出两样东西:

    三眼怪物灯傀,以及,海神使。

    能被装进塔里,海神使当然不可能还是八尺多高。她现在的体型比起行军蚁也大不了多少,神奇的是燕三郎依旧能透过小塔的镂窗,看见她脸上满满的怨毒和不甘。

    三眼怪物灯傀被捅了个对穿也还没消失,正在卖力扑咬海神使。

    它继承了正主儿顽强的生命力,脑袋不掉、战斗不止。

    汪铭直也看着它,好奇不已:“那小饿鬼不是死了么?”在石窟中,千岁动作虽快,他也看得清楚,她把抓到手的小饿鬼扔进那盏奇怪的灯里去了。

    为何方才海神使背后会出现小鬼?

    千岁无精打采,只说四个字敷衍了事:“强行复活。”

    小饿鬼灯傀是她早就召唤出来的,一直藏在袖里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也该试一试嘛。不过燕三郎还是把宝押在自己身上,毕竟千岁能够显形时,她和燕三郎都是独立存在的个性,互相之间就算有运气羁连,对他的影响毕竟有限。

    现在塔中的三眼怪物灯傀右爪里也还有一点金光闪动。

    海神使望见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块金色的圆形符文石。

    曜珠的主石!

    她就是被这东西传送进镇妖塔的。

    燕三郎得自笃信察的七曜珠,从头到尾也没用过几次,只要把特定的蓝色曜珠放在目的地,手握金色符石的主人就能瞬间传送到目的地去。

    当年,他就是凭借这一手从圣树爆炸现场逃生;现在么,他又籍这一手将海神使送进了镇妖塔里。

    三眼怪物灯傀其实事先已被召唤出来,藏身琉璃灯中而已,手里一直握着燕三郎交托的金色符石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一旦抓住海神使,就发动金色符石。

    曜珠的即时传送可以搭载两人,所以海神使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极力想夺回金色符石,哪知三眼怪物灯傀嚎叫几声,用力一捏,就将符文石捏得粉碎!

    这是燕三郎的要求,以防万一么,尽管他并没有给第二枚蓝符石定位。

    海神使气得一杆长戟左突右刺,招招不离三眼怪物要害。想逃离牢笼,就不能留这碍事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东西秉承了苍吾使的强悍和敏捷,但没有头脑也不会运用神通,尽管给海神使造成了好大麻烦,她还是渐渐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“燕时初!”她一声冷笑,知道自己的声音可以传出去,“你不会以为,镇妖塔就能困住我吧?”这原是她的法器,她对其特性再了解不过!

    喜欢大魔王娇养指南请大家收藏:()大魔王娇养指南青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大魔王娇养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藏书阁只为原作者风行水云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行水云间并收藏大魔王娇养指南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