郁闲高中的时候确实很多人追,她不爱晚上出去玩,即便去也会带着林啾啾。

    在外面她还是很乖的,在家里无法无天胡闹,有老管家睁只眼闭只眼,林松给她背了不少锅,擦了无数次屁股,小公主过的异常逍遥。

    直到高二,她幼时的老师蔡先生来南大授课,把她抓去重新开始学,日子才开始难过起来。

    蔡先生和郁家关系很好,也很喜欢她,对她很是疼爱,教功课很是尽心——因她纠结了几个月还是学了文科,所以蔡先生对她要求很高。

    郁闲喜欢文科,她理科不是很擅长,老爷子和郁老爹他们都说你喜欢什么就读什么,郁闲想来想去还是遵循了她的本心,抛弃了物化生,去学了文。

    她写的一手好字,漂亮又工整,语文和历史都非常好,地理也还不错,就是数学和政治差了点。

    数学还好,慢慢学也能看见点进步,政治就有点——费脑经了。

    林松也不爱教她政治,数学还愿意给她看看不会的题目,政治课本他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郁闲只要头秃的背,奈何这知识它不进脑子啊……

    蔡先生每个周末让她去他那边,他住的地方和老宅不在一个区,郁闲礼拜五去,礼拜天回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差不多过了大半年,等林松意识到他已经好久没看见郁闲的时候,都快要过年了。

    过年郁闲是不在南方过的,又是一个多月不见。

    今年南方的雪来的格外迟,第一场雪来的时候,已经是正月了。

    过年林家非常热闹的,光是祭祖请祠堂就是大功夫,老爷子年纪大,很多事都让林松代处理,他今年二十四岁,年前从林氏离职,开始自己创业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了会儿底下吵吵闹闹的人们,精神看起来不太好,林松便道:爷爷要是累了,就去歇会儿,到时候让六爷喊您。

    老爷子摆摆手,看着他忽然笑了:年纪大了就是不行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——林松扶着他起身,陪着他往外面走去,您精神可比我爷爷好多了,他上次还在家里抱怨腰疼。

    那是他年轻时落的伤病,不是让他每个月都调养吗?老爷子对这个堂弟还是很关心的。

    林松无奈的摇头:他那个坐不住的性子,半个小时就吵着不做了,哪里养的好……

    老爷子摇摇头,知道自家堂弟那个脾气,只劝林松多注意些。

    你妹妹现在也不知道在干什么,一早给我打了电话,然后就没影了——老爷子叹气道。

    林松可不帮郁闲说好话:指不定跑哪儿玩去了,她给您打了电话都算好的了,我到现在都没收到个新年快乐呢。

    聊起郁闲,气氛轻松起来,老爷子笑意更盛:那你可不能惯着她——

    林松忍不住笑了,叹气道:最惯着的可是您,您看她一天天的,没个正形的,今年幸好蔡先生来了,耳提面命的监督着,不然不知道野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说到蔡先生,老爷子都要感叹几句:蔡先生可真是能人,管住了这么个小猴子,年礼给人送了没?

    林松点点头:送了,不过蔡先生不在,应该也回北方过年了。

    蔡先生是国文大师,虽然年纪不算老,但是名气不小,他来南大还是南大校长亲自委托的。

    老爷子忽然道:你妹妹——

    林松闻言下意识看他,却看见老爷子脸上多了些愁,语气很怅惘:她是个有福气的人,只是这性子,是有些不着调……虽说以后有她父母兄长,但是你也是她亲哥哥。

    老爷子紧紧捏着他的手腕,说道:你是我看着长大的,以后的路你自己也很清楚,不管以后遇到什么,爷爷都相信你能做的很好,只是小闲——

    我也照看不了她几年了,胧姐儿不愿意回家,把女儿留在我身边几年,也算是全了这场父女情义,等我去后,小闲一定是会被接回去的。

    林松心一跳,他没想到老爷子要说的是这个。郁闲不才呆了多久,况且照老爷子这个身体,活个十年八载不是问题,他下意识觉得是老爷子多虑了。

    但是老爷子又说道:大概念大学就要回去了,天下哪有父母舍得和儿女分别多年呢?我也不好留,况且也不知这丫头要填哪里,长大了以后看见的日子就少啦。

    林松笑了笑,安慰道:书当然要读的,让她多回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很乐观,但是老爷子不这么想:哪能这样呢,这里毕竟不是她的家,我倒不是舍不得她,十几岁的小姑娘,打好年纪怎么能不出去见见世面?

    只是这世道坏人多,我只怕她有什么闪失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番话,情意深重,他是真的疼爱这个外孙女,但是爱之深忧愁更重,怕她过的不好,怕她遇上坏人,怕她以后无依无靠。

    林松刚想说老爷子担心太过了,郁闲一个小姑娘能遇上什么难事,但是话到嘴边,他猛地想起当年郁闲为什么来江南。

    差一点家破人亡,还失去一个疼爱她的哥哥。

    想起这些,林松心里多了些烦躁,他只能慢慢道:世事无常,我们也不敢说保她一世无忧,只能……竭尽所能罢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轻轻拍了拍他,说道:哪里是让你保护她,只是希望我走好,你们的感情也不要生分,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,虽然机灵,但是年岁还小……以后她若是嫁人,你得好好把关。

    两个人其实只是闲聊,林松却听出了一丝托孤的意味,他心里有些不舒服,不是因为老爷子的态度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只好一一应下,又聊了会儿,老爷子问过他新公司的情况,有些乏了,林松便赶紧送他去歇会儿。

    垃圾作者有话说:松松这个时候没有动歪心思,这对难产的原因就是松松的起点环境太恶劣。

    而且他和郁闲是真的有血缘关系的……如果他真的动了什么念头,会发现一个可怕的事情,郁闲长的漂亮,家世又好,追求她的人里面不乏各方面条件都好的同龄人——但是青春期春心萌动的小姑娘,没有谈过一次恋爱,也没有对其他异性表现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这是正常的小姑娘身上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很快他就会慢慢发现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在有郁霆存在的设定中,不管是男主还是男配都很难轻易赢得郁闲的心,江靖安靠他的人格魅力,一点点相似的经历,成熟稳重的性格最后还是带球逼宫……

    松松靠什么呢,我一直在想,纠结的很,他不是其他男性角色那样,无条件对郁闲宠爱,喜欢是肯定喜欢的,但是他拿什么赢?

    他其实也是个古怪脾气,非常骄傲,虽然不守规矩,但是骨子里那种世家大族教养的风骨和底蕴,让他不会轻易低头——换句话说,其他男性角色都是无脑甜宠,他是霸总强取豪夺。

    听着有点狗血,挠头,这就是我难产的原因。

    其实情爱写的不是很认真,比较随意……我新坑一定改正这个毛病。

章节目录

情爱皆是你江鹤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藏书阁只为原作者Teemoking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eemoking并收藏情爱皆是你江鹤亭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