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要死。”锅子发出焦糊的气味,冒出大量的烟,昌北立刻往里倒了一些水,一切才逐渐平息。

    他立刻转小火,盯着教程,一边看一边操作,很是投入,终于——

    在耐心消失,那玩意彻底变成黑暗料理之前,它好像熟了。

    把它们装入恒温饭盒里,昌北边套外套边想:狗蛋,现在星网上都说制作蔬菜是全世界最简单的料理,最简单的都这样……

    那他什么时候才能熟练学会做鱼啊。

    害,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在驱车前往联邦十三中学的时候,昌北在想自己做便当是不是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秋刀在学校里,据他所知,学校旁边有很多味道鲜美,价格便宜的小餐馆,以及数不胜数的美食流动摊点。

    他这个手艺……

    都怪奇怪的网络视频。

    心里吐槽着,那条【关于贴心伴侣如何哄对方开心的一些小事】正躺在他的搜索记录里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联邦十三中到了。

    作为广纳星球众才的重点学校,这里的学生很多。

    昌北到的时候刚好是饭点,路上人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已经和秋刀约好了。

    出色单兵的眼睛一扫,就能在人群里发现他。

    “秋刀!”

    他举起手,远处那个小小的人影顿时奔他而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冬雪之中,昌北脸上挂起了大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瘦了一些。

    秋刀戴着围巾,他以前是很少戴这玩意儿的,毕竟行军打仗,然后大多数时间呆在机甲里,这东西作用不大。

    后来,在一场意外事故里,他的精神海受了一些损伤,无法再继续待在一线作业以后,围巾、帽子和手套,就成为了他身上的常见配饰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上将探望他,军部问候他,获得满身荣誉的秋刀被调往了二线。

    可待在后勤的时光实在是太过无聊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军师来说,枯燥且无味。

    秋刀不喜欢那样的生活,所以在权衡之下,他向上申请,调往了学校。

    与年轻活泼的小孩子在一起,平淡、忙碌又温馨,不需要费很多的脑子,但可以有很多的快乐。

    秋刀觉得,这简直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。

    除了,一个人会有一些寂寞。

    会有一些思念。

    只是思念如水,蓄久无波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平静,在见到来人之后,很快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昌北一下就不高兴了,“什么啊,我不能来这里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他也委屈了,“我一回家,家里冷冷清清的,一看就好久没有人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搬来学校住了都不告诉我,现在来看你,你还问我为什么来看你!”

    昌北来之前,是满心欢喜,满心期待的。

    他以为秋刀至少也会先喜再惊,没想着直接就是一个不咸不淡的问题,太伤人了。

    被控诉,秋刀顿了顿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又不是要你跟我道歉。”看见对面人服软,还道歉,昌北那点理直气壮又立刻消失了,“干嘛突然跟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秋刀没应这句话,“好啦,这么大的雪,周围人这么多,站这里说话太奇怪了,我们换个地方吧,去食堂——”

    本来说要打饭,看见这个熟悉的食盒袋子,秋刀迟迟反应,“你带了吃的过来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直接去我的宿舍聊吧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说只是随菜便饭的昌北:……

    “那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宿舍!

    师资力量雄厚,不缺生源,再加上秋刀的能力、荣誉,学校自然不可能亏待他。

    分给他的宿舍也很新、很先进,平方不小,配备了一个管家机器人,加上最近这段时间秋刀的生活平静而温馨,这里也被他装点得精致又美好。

    昌北打量了一下,愣了。

    这,这看上去比家里高级太多了。

    家里怎么会那么乱。

    “坐啊,怎么站在那里?”

    沙发居然也这么软。

    刚坐下,机器人就奉茶?

    秋刀也不跟昌北客气,边坐下就边开饭盒了,原以为是外面买的,但拆开之后,看见带水微黄的青菜和几罐子酱,“你自己做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昌北粗声粗气应了,“是不是看上去不怎么样?你们食堂在哪里,我去打点饭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秋刀分好饭,“有菜有酱,口味搭配得其实蛮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昌北哦了声。

    两个人开始吃饭了。

    昌北还是一如既往的大食量,秋刀就不行了,从前线退下来之后没有训练,消耗变小,吃的也变少了。

    “秋刀,你为什么从军部调到学校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听军部部长说,你是因为喜欢小孩子才调过来的?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秋刀点头。

    昌北拿筷子的手顿了顿,“你以前说过很喜欢军部的……你比喜欢军部还喜欢小孩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能比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比了?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不问了,那你是喜欢别人的小孩还是自己的小孩啊?”他好像不经意间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秋刀瞥了他一眼,似乎是想从大老粗的表情里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他一直都是这个傻憨憨的表情,秋刀也分析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还是喜欢自己的小孩吧。

    偶尔也会想一下,如果一个孩子能够继承自己和……的基因,会是什么样子呢?

    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喜欢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可爱的小孩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他回了两句,但昌北的注意力只集中在前一句,秋刀喜欢自己的小孩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片刻的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然后因为他给秋刀的饭盛的太多了,秋刀说自己吃饱了,昌北二话不说,把他的饭倒进了自己碗里,哼哧哼哧光了盘。

    这是他本能的动作。

    好像从孤儿院一起出来开始,两个人的相处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是全星际最好的兄弟。

    是全联邦军团,最互补的左右手。

    盘子光了。

    机器人赶着来收盘子,昌北没让,自己收了,然后大力吐槽自己,“啊,我做的饭还是好难吃哦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秋刀捧哏。

    “哪里啊,难吃死了,这种小片片绿叶你来炒的话味道还是不错的,我炒一下有点黑暗料理那味道了。”

    昌北嘻嘻笑了,“本来还想做一个肉的,但是菜都这么难吃了,肉肯定还是很难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做就会很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他想说的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昌北定定地看着秋刀,他很想说:我做的饭好难吃好难吃啊,我没有点亮厨艺这个技能。

    我休假了,我在家里,我不想点外卖。

    秋刀可以跟我一起回去吗,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好不好。

    一起看视频,一起聊天,你做饭我洗碗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这样的秋刀,看着窗明几净的宿舍,想起两个人的分别,他又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是吧,也许……多做几次是会好吃一点的。”昌北说:“等下次我做好了!再来送给你吃,你第一个吃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昌北回去了。

    秋刀站在门口,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,神思逐渐涣散。

    他在期待什么呢。

    很多很多次,他会以为,电话铃不是一边在响。

    但有的时候,他又觉得,电话铃是只有一边在响。

    他所做的一切,不是因为那种情感,而是因为兄弟情。

    毕竟,他也会喜欢漂亮姑娘,也在入伍初年,说过等将来算得上‘衣锦还乡’的时候,和他一起娶妻生子。

    然后两家共结连理。

    去**的孩子共结连理。

    秋刀仰头望着广阔无垠的天,想着,就这样吧,没有可以永远腻在一起的朋友,他们终究不是重合线,只是相交了,最终还是要走向分离的。

    秋刀不想看见昌北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娶妻生女。

    他并不大度。

    揉了揉有些受冻的脸,他去上课了。

    忙忙吧,忙忙就好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孤灯的夜,实在难眠。

    昌北抱着自己的膝盖,坐在自己的床上,仰头看着灯。

    嘀嗒嘀嗒,时间在流逝。

    他居然睡不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的目光转向了在他床另一边的那个秋刀的床。

    jiojio动了动。

    猫科动物就是这么贪恋味道。

    一觉睡醒。

    昌北掀开被子,没有去洗漱,他觉得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他居然要睡在秋刀的床上才能睡得着吗。

    ……可能也不是很奇怪吧。

    毕竟习惯了。

    习惯成自然。

    get!

    不上班,修炼了一下厨艺,昌北和以往一样看了一点视频,但不是很有意思,就网上冲浪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可冲浪也很无聊。

    还好,一天的时间不是很长,这样迷迷蒙蒙,也过去了。

    人走了之后,再浓烈的气味,也会慢慢散尽的。

    散到即使是最优秀的猎手,亦无法捕捉。

    昌北又失眠了。

    他抱着隔壁床的小枕头,脑子里莫名其妙的闪过了一幕又一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决定网上冲浪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没什么见识的宅男,失眠的时候,也只有在广阔的网络里,被水友们回复能打发时间了。

    由于终端早已实名化,加上想问的问题有些私人,所以昌北在论坛里问问题的时候,没说是自己和秋刀。

    就说是:自己知道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【求助:这样的情况正常吗?】

    【是这样的,A和B是一起从孤儿院里出来的,两个人从小就在一起,一直没有分开过。】

    【现在A和B因为一些原因分开了,A一直失眠睡不着,需要一些B的被子或者枕头在身边才能睡着,这样的情况正常吗?】

    这个问题是普通的问题,但问问题的人的后缀联邦军团将军、墨司副将、远征勋章获得者、共x勋章获得者……

    【???】

    【活的大佬?!】

    【最近军部休假?】

    【惊!大佬和我一样,都会熬夜都会上网,呆了!】

    【啊这,这是什么,孤儿院?是大佬领养的两个小孩吗?还是军部的新兵?话说这种情况我觉得应该是正常的。】

    【楼上正解,我学心理学的,一般来说孤儿院出来的小孩,能一起的,彼此之间都是很依赖的,如果一强一弱的话,很有可能出现如上症状,就像是小孩子离开了父母需要一点慰藉一样。】

    【der~不用担心,这种情况很快可以缓解的。】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挺正常的。

    俩小孩,就关系比较好嘛。

    大家答完之后,就开始问昌北,前线的一切情况怎么样。

    或者会询问一些跟墨司有关,或者秋秋有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睡不着,所以昌北回复得还蛮快的,挺活跃。

    整个论坛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息。

    昌北一直到5点,才渐有困意。

    他想,大家都觉得是正常的,那过一段时间,自己应该就会变好的。

    克服克服,一切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昌北成为了论坛里的常客。

    他昼伏夜出。

    【联邦军也太强了吧,每天晚上都不睡觉吗?我还休息两天呢,这位将军天天在啊。】

    【不困的吗?还是说早上补眠?之前在前线作息乱了?】

    【没有吧。】也有军事迷站出来,【他之前负责的都是早班点,没有守过大晚班。】

    虽然有强悍的基因,但昌北人也不是铁打的。

    紊乱的作息让他也有点吃不消,可不知道为什么,躺在这张床上,他就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一闭上眼睛,四周一安静,他就忍不住想:我以后都要一个人了吗?

    一个人起床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做饭,一个人去前线。

    一直一个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就觉得好可怕,睡不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**,网友骗人。

    不是说,不是说一切都可以克服,所有的不习惯都会慢慢过去的吗?

    【每天都熬夜吗?这样会吃不消的。】

    秋刀认识这个人的ID,他就是自称学过心理学,高等学府、高等院校毕业的高级心理治疗师,然后说出一切都会过去,人会适应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骗子!

    昌北怒而回应他,【你的观点错了,人不会慢慢适应。】

    这人:???

    啥啊。

    这啥。

    只能说,能从文科里混出头,背出一大堆资料,把若干案例了解得融会贯通的人都是狼灭。

    不仅狠,而且很有毅力。

    该治疗师一头雾水,啥叫我的观点错了,我哪条观点错了,我哪条观点错了会被这位大佬指出来?

    疑惑就要去找答案。

    去找答案答案就会很惊人。

    他回复过昌北的消息其实并不多,除了吹水,就是他初入论坛里发的那一则求助帖,在帖子里他的提到过一次‘不适应会逐渐消失’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这人眼睛一亮,然后立刻翻回去看问题描述,A和B出身孤儿院,一起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A和B分开了,B失眠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上星网搜索了一下昌北的生平,作为名将,昌北的资料并不是机密,星网一搜一大堆,而跟他资料紧紧相连的那个人叫做秋刀。

    昌北、秋刀,出身于同一孤儿院。

    近年,秋刀因伤离开军部系统,被调往联邦十三中……

    所以,A是秋刀将军,B是昌北将军自己!?

    十几岁,刚离开孤儿院的人会有分离失眠,需要靠对方的味道才能睡着很正常。

    秋刀将军和昌北将军,加起来约等于100岁了吧,而且都已经是独当一面的人了,还会这样,显然不是恐惧外界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华点。

    消息是遮不住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昌北自己也并不掩饰,所以在一段时间过后,就开始有人怀疑最初失眠的人不是AB这种代号,而是昌北自己。

    昌北与秋刀的生平也并不隐秘,于是,许多的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学校的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秋刀的学生也发现了。

    然后,秋刀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会因为自己的兄弟要和自己分开就失眠这么多天吗?

    不会的。

    秋刀的脑子里想过了很多种可能,他觉得,自己需要去看一看昌北。

    这样拉锯来,拉锯去太没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太难熬了,他想,他需要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不能再和昌北做拧巴人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的昌北,也在流言四起,风声鹤唳之中在网上看见有人说:A和B绝壁是真爱了。

    【我只有在失恋的时候会这样,每天闭上眼睛都害怕女朋友跟别人在一起了。】

    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那句话。

    失恋。

    他好像豁然开朗,又好像迷蒙无知,但他觉得,自己应该去见一见秋刀。

    时间选的就是那样凑巧。

    秋刀:放假去,他失眠,早上肯定在补眠,下午去。

    昌北:工作日他在上课,放假再去,晚上还是睡不着,下午睡饱了去不至于没精神。

    于是,极有默契的两个人一起出发了。

    然后在互相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敲响了房门,发现——

    里面没人。

    然后又打开微信,在前后脚发出了:

    昌北:你在哪里?

    秋刀:你不在家里?

    昌北:我在学校。

    秋刀:我在家。

    昌北:。

    秋刀:。

    昌北:你直接进去!我没改密码,等我回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用他说啊,秋刀早早用密码开了门,熟悉的一切纷涌而至。

    他回来之后,这里看上去热闹了一些。

    秋刀之前搬出去,也是觉得一个人太寂寞了。

    在沙发上坐着,看着这里的每一块地砖,每一件家具,他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一些过往。

    昌北气喘吁吁地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用密码开门,而是在敲门,秋刀看了那边一眼,缓缓走过去。

    门开了,他们一个在门外,一个在门里。

    两两相望,就像秋刀从来没有离开,而是一直在这里等待着昌北。

    这也是昌北返回联邦的路途上设想的最多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秋刀!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昌北这个时候没有礼让,他感觉自己已经冲破迷雾了,“我先说!”

    他着急忙慌的。

    秋刀让他进来,“你先说,进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进来,就在这里,秋刀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有很努力的去学习怎么样做好一条鱼,但是我真的很笨,完全学不会,做的鱼好难吃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的碗和锅还是刷得很干净,好像我所有的天赋都点在那上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好像很有趣的电影我一个人看乐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放假之前我想着可以回来明明很开心,但是现在一个人在家里,我觉得好无聊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秋刀,你可不可以回来,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吗?就这样住在一起,你和我一起做饭,我们一起看电视,一起玩游戏?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也很大,所有的表情都很明朗。

    秋刀点头,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昌北的快乐已经要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可这只是我们都单身的时候才可以。”秋刀看着他,“如果你以后有伴侣了,这样就不合适了。”

    人开窍又开心的时候,智商和情商好像都会变高。

    昌北听着这句话,脑子里冒出了一句,“秋刀,你在试探我吗?”

    秋刀一愣。

    他知道了?!

    昌北:“这种事情也不一定吧,如果我的伴侣是你,我们这样就很合适了,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对不对!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后来的一些年里。

    秋刀偶尔会问昌北,到底是因为喜欢他所以让他做他的伴侣,还是因为喜欢那种生活,才会说‘要做伴侣’。

    大老粗可能真的不太会回答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标准答案我爱你,我喜欢你完全不会说,只是呆呆地讲:

    【我喜欢那种生活,只要想到能和秋刀一起这样生活在一起,我就很开心。】

    【好像这样就可以永远快乐。】

    【而且我很希望秋刀也和我一样快乐!】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秋刀就会说:是的,我也和你一样快乐。

    就这样相互扶持,没有矛盾地走下去,快乐的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是一眼望去,充满温馨、平淡的美好生活。

    【完】

章节目录

全星际都是我的美食粉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藏书阁只为原作者向微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向微醺并收藏全星际都是我的美食粉丝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