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性便虚伪恶毒的人,是不可能悔过的。

    “飞升之路已经断绝,本座即便有私心,那也是为了全天下的修士着想。只有上界的神龙之骨血,才能开启飞升通道,难道你们愿意苦苦修炼千万年,却最终只能死在雷劫之下,根本没有飞升上界的机会吗?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昊空这个老不死的居然还在给阿夙挖坑,美化自己的私心。

    “飞升的通道,的确是在千年前意外关闭了。不过,天道早就给了修真界一线生机。浮空山,便是你们心心念念的通天之梯。原本,只要来自上界的金龙好好修炼,当他化为人形突破元婴,觉醒了传承记忆的金龙便能将浮空山的天梯打开。以他的天赋,最多百年内便能成功,可惜的是,这个唯一的机会,却因为你的一己之私,彻底葬送了。”

    苏长乐嘲讽地勾起了嘴角,昊空欺骗了金龙,利用它的信任,设计谋害,日日取走龙血,也让金龙身体虚弱,久久无法进阶元婴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变了脸色。浮空山已经不存在了,他们往后,真的再也没有飞升的机会了吗?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在欺骗本座!你以为本座会信了你的鬼话吗?”昊空瞳孔微缩,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,当初,我原本打算化形成功之后,便告诉你这一切。同时,为了感激你这百年来的陪伴,我甚至已经决定帮你度过飞升雷劫。”

    云夙淡淡地开口,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上万年来,不知有多少大能死在飞升劫雷之下,能够顺利前往上界的修士,几乎是屈指可数。成为仙人,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云夙天生就能掌控雷霆,众人毫不怀疑他能够做到此事。

    对上云夙的淡金色瞳孔,昊空彻底的愣住了,他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,然而,真相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原本你顶多只需要再等上百年,就能万无一失的飞升成仙。然而你贪心不足,亲手毁掉了这千载难逢的机缘。昊空,你这卑鄙的所作所为,还真是应了你的名字,到头来一切皆空!”

    苏长乐知道,对于此时此刻的昊空来说,什么样的话才最能刺激到他。她就是要让昊空知道,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失去了什么,接下来的每时每刻,都在无尽的懊悔和痛苦中度过。

    昊空不再挣扎吼叫,浑身僵硬。那些被他彻底忽略的过去的记忆,忽然清晰地涌现在了脑海之中。信任着他的小金龙,期待地告诉他自己即将化为人形,到时候会告诉他一个秘密。只是,那个时候的他,对龙血起了觊觎之心,根本没有在意小金龙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一步错,步步错,原来,他根本不需要那般算计,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们,才是修真界的千古罪人!”苏长乐的目光继续扫过了凌云,碧清和茗嬛几人,她就不信,今日的事情传了出去,这几人,还能被修士们一如既往的尊敬崇拜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的,在意的,从今往后都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云夙看着她为自己出气,愤愤不平的模样,心中涌现出阵阵暖意。

    曾经困住了他的那座山脉虽然已经毁去,露出了地下的囚牢,云夙设下了一个天雷结界。随后,他将昊空等人,毫不客气地丢了进去。这结界除了他之外,无人能解。而每天,都会引下一道雷霆,打在缚神链上,足以让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是一个以德报怨之人,为了长乐,他可以不再入魔,也打消了毁掉整个世界的想法。可对于昊空几人,他绝不会原谅。

    让他们就这么干脆利落的死去,反而是一种恩赐。所以,就让他们在世人的辱骂和鄙薄之中,日日饱受折磨,他要将他们囚禁在这里,直到寿元耗尽,元神消散,也不得解脱!

    “长乐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握紧了长乐的手,已经不想继续留在这里,有生之年,更不打算再回来。苏长乐点了点头,召唤出了天马,在众人复杂的注视下,渐渐消失在了天际。

    这一场震惊了整个修真界的大乱,终于落下了帷幕。昊空几人的恶行,很快便传播开来,当修士们得知,通天之路是如何断绝,纷纷对他们痛骂不已。

    谁人没有飞升成仙之心呢?哪怕他们有的人因为资质不够,或许此生都无法实现这个愿望,可却会成为一种动力。如果注定了无法成仙,又有多少修士因为这个结果影响了道心,再也举步不前?

    五大宗门的弟子,更是羞愧得几乎抬不起头来。修仙之路,从来没有捷径,然而他们的宗主行事手段,又和邪修有何不同?尤其是青玄宗,所谓忘恩负义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即便宗门的主事者宣布将昊空除名,青玄宗许多弟子,都因为抵不过心中的那关而选择了离开。五大宗门的辉煌不在,逐渐衰落,然而,又有新的宗门崛起。

    金龙尚在,或许,飞升通道还有打开的一天。总有一心向道之人,依然抱着希望。

    而被世人唾弃的昊空几人,每日互相指责,遭受天打雷劈,想要自爆都无法做到。他们的神智永远保持着清醒,在这日复一日的折磨之中崩溃而又绝望,似乎永远也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世人再也没有看到过金龙云夙,还有他身边的神秘女子。即便是见到了,也大概不会有人会认出来。

    而后来的御兽宗,已经彻底被灵兽占据,变成了万兽山。灵兽们并不排斥和人修结契,然而主仆契约被废除,想要和灵兽结契,只能缔结平等契约。

    修士们只知道,万兽山以九尾天狐为尊,而二把手,却是一条修为不高的黑色巨蟒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大人!”

    一滴血落入了黑色巨蟒的口中,它激动地甩了甩尾巴,有了大人的龙血,它便能提纯自己的血脉,用不了多久,便能再次化蛟了。

    当初为了打开封魔阵自爆妖丹的黑麟蛟,最后的紧要关头,被云夙留下了一道元神。那些受伤的灵兽,回来之后也都被苏长乐所救,基本上都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,这本就是我欠你的。”

    云夙淡淡地开口,他一身白衣如雪,容貌精致,出尘绝世。而他的身边的苏长乐,蓝色长裙,清丽无双,两人依偎在一起,恍若神仙眷侣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言重了,能为大人战死,是我等的荣幸。而且,多亏了大人,往后我们,再也不用成为人修的奴隶,被他们肆意抓捕了。”

    黑麟蛟满目都是崇拜,它一定会好好修炼,争取早日化蛟,生生世世都追随大人。

    为灵兽们安顿好了一切,两人便打算离开了。这天下如此之大,有那么多的美景,总该亲自去经历和见识一番的。

    从今往后,他们只会为自己而活。

    “阿夙,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?”

    “佛宗,我打算去找佛门的人,再次开启轮回境。”

    苏长乐愣了愣,随后脸上流露出怅然而又自责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阿夙,我想我们的翦儿了,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。修真界的时间流速不同,翦儿他,不会已经到了暮年吧?我们,还能再见到他吗?”

    云夙摊开手,掌心顿时出现了一枚熟悉的琥珀,温柔地开口道:“别担心,翦儿不会有事的。这是我之前用一枚鳞片和一滴血之前炼制出来,迷惑昊空的。虽然比不上逆鳞,作用却相差无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虽然不能进入轮回境,不过却可以将这琥珀投进去。翦儿是我们的血脉,体内必然身怀灵根,琥珀能主动找到他,如果他成为了一个盛世明君,弥留之际,琥珀便能借助功德的力量,带他穿过时空壁垒。我已经在琥珀里面留下了一道神识还有修炼法诀,他会知道自己的身世,只要他来到了此界,我便能感应到他的存在。到那时,我们便能一家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,如果翦儿并没有兢兢业业,为百姓创造一个盛世,累计足够的功德,而是成为了一个昏君,便无法开启龙血琥珀。

    一切,都要看他自己。

    这些话,云夙并没有说出口。然而,苏长乐也想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翦儿,他一定会做到的。阿夙,从明天开始,你教我修炼吧,我可不想一直当个凡人。万一翦儿来了,我岂不是给他丢脸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云夙的眸光温柔而又宠溺,苏长乐险些溺毙在他的淡金色的瞳孔之中。她很庆幸,能够在这双眼睛里面,再次看到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阿夙,你就不好奇吗?明明之前我那么厉害,现在却什么都不会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你是我的长乐,是我心爱之人,其他的,都不重要。往后,我会保护你,生生世世,至死不渝。”

    他俯下身,在她的唇边,落下了一个深情的吻。他知道她究竟付出了什么,所以,他默认了天道的算计,只愿与她长相厮守。

    苏长乐扑进了他的怀中,嘴角满是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她最绝望的时候,这个世界的天道听到了她的请求,告诉了她一个真相。原来,飞升之路断绝,乃是因为天魔的存在造成的。原本,阿夙是天道选中的一线生机,他将会除掉天魔,重新开启天门。

    然而,命运的轨迹无常,救世之人,却会成为灭世之主。即便是天道,也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她却不甘心如此,所以,她和天道打了一个赌。如果阿夙能为了她,放弃入魔,那么,天道就要赐予她七日掌控天地规则的无上力量,让她实现心中的愿望。

    同样的,作为代价,她必须成长起来,用自己的力量,诛杀天魔,代替阿夙,成为修真界的那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而她,也不再是一个异世来客,天道承认了她在此界的身份,让她可以光明正大的成为真正的修真者。这一次,她终于能够和阿夙,长长久久的共度此生了。

    不管以后还会遇到什么,他们的未来,必然是波澜壮阔,携手同行。

章节目录

反派夫君靠我续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藏书阁只为原作者墨初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初舞并收藏反派夫君靠我续命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