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耸入云的大殿中,一个有倾国之姿的女子坐在宽大的碧玉椅子上。

    她懒懒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几人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”

    地上跪着的人瑟瑟发抖:“弟子也不知道为何如此?那人突然间就不见了,找遍了各个时空都没有寻到。”

    “原世界呢?”女子问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摇头:“原世界也寻不到。”

    女子的脸色忽变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她右手紧握住玉椅,眼中的狠色怎么都遮不住。

    这份戾气让她那样出众的容貌似乎都变的扭曲了。

    龙墨进入大殿,入眼就看到这样的一个人,他愣了一下,然后又安慰自己心爱的人必然是被什么人气到了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他笑着过去:“谁又惹你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看到龙墨脸色更差。

    她几经犹豫才起身轻笑:“你来了,快些坐,没人惹我,只是我交待他们办事,他们却无故推脱。”

    女子摆了摆手,地上那几人赶紧退出去。

    等退出去之后,他们才轻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师父如今性子越发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几个还算好的呢,起码师父没有真的责罚,可咱们的师兄师姐就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那些师兄师姐的下场,几人只觉得脊梁缝里都冒出一阵寒气来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他们突然看到远远的雾气缭绕中走过一对男女。

    看到这两个人,他们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实在是这两个人他们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男的便是被困在荒废宫殿中的一个域外神魔,是师父和龙太子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他困住的,没想到他竟然脱困而来。

    而男的身边的女子他们更知道,这便是师父让他们寻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两个人过来,那几人立刻结成一个阵,想要拦住二人。

    萧元冷哼一声,挥了挥手:“不自量力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顿时,那几人就被甩在一边。

    安宁抬脚,直接步入大殿。

    萧元紧随其后进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进大殿,安宁便作法将大殿的门紧紧关上。

    她站在屋子当间,似笑非笑的看着抱在一起的龙墨和黑莲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龙墨和黑莲都吓到了。

    两人赶紧分开,黑莲寻声望过去,就看到了安宁。

    见到安宁,她的神色慌张,脸上更露出几分惧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龙墨护住黑莲质问安宁。

    萧元几步过去,他站在安宁身边,冷冷的看着黑莲:“黑莲,你姐姐心地善良,心疼你无处可依,用自己的身体养你那么些年,你却恩将仇报,不但抢了她的身体,还害她险些魂飞魄散,你难道就不觉得羞愧。”

    龙墨听的直皱眉。

    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安宁看着黑莲,一字一句问:“我自认为待你不薄,也曾与你说过,待我寻齐了材料,便为你做一具身体,你也知道我的本事,只要材料好,我做的身体并不比你自己天然生长出来的差什么,如此,你便可以真正的自由,更可以随心所欲无拘无束的存在这天地间,那个时候,便只差一样材料了,而我也说过,那样材料有了眉目,很快就能取得,这些你都是知道的,你却为何还要害我?谋害对我疼爱有加的亲姐,你良心何安?”

    安宁这样一字一句的质问,让黑莲脸色更差。

    她知道,一切都要完了。

    她费尽心力抢来的这一样终究都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龙墨看了看安宁,再看看黑莲,他又看向安宁,突然间,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主要是安宁的神色和气质都让他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那种熟悉让他心跳加剧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他最爱的女子,他曾爱她重过生命,为她甘愿奉上一切,但她却对他冷冷淡淡,明明定了亲事,却不愿意成亲。

    后来,她突然态度变了,对他温柔有加,又愿意早日成亲。

    他高兴坏了……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那具身体里的人早就变了,而他真正的爱人却被害的流落异世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龙墨也厌恶的看向黑莲。

    他后退了几步,离黑莲远远的。

    黑莲看着龙墨的举止行动,她的心揪痛起来。

    这份痛让她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她怒吼一声,伸手召出一把剑就朝安宁刺去。

    安宁轻轻巧巧的躲开,顺势将黑莲的剑收了:“我记得这剑是我炼制的呀。”

    黑莲眼中的恨意浓的都要凝成实体:“你回来做什么?你还回来做什么?你怎么不干脆死了,魂飞魄散,灰飞烟灭该有多好……我恨你,我恨死你了,你知道吗,我爱龙墨,我爱他……可你怎么对他的,枉顾他一片真心,对他那么不冷不热的,还用婚约吊着他,让他伤心失落,让他悲痛难耐,凭什么,凭什么,我这么爱的人,你要这么待他,既然你不爱他,那换我来爱,换我……”

    安宁明白了,这黑莲便是个恋爱脑。

    她爱上了龙墨,又见安宁对龙墨不冷不热的,便生出妄想来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不愿意要安宁做的身体,却夺了安宁的身体,还害安宁?正是因为龙墨,她认为只要她成为了安宁,龙墨就会爱她,对安宁的爱会转移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黑莲这番话彻底的坐实了龙墨的猜想。

    他想到之前把黑莲当成心爱的人,对她小意温存,明明知道她做了那么多错事,害了那么多人,却为她摆平一切,他就恶心的想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如此歹毒?”

    龙墨开始指责黑莲:“你以为你成为安宁,我就会爱你么,这不可能,你永远代替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随后,龙墨充满爱意的看着安宁:“宁宁,我……”

    安宁抬手打断龙墨的话:“不要和我说爱我,你要真的爱我,这么长的时间,你怎么就发现不了我变了,怎么会感觉不到那个人不是我?你对我称不得爱,不过是可笑的占有欲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挽起萧元的胳膊:“这个才是我的爱人,他早就发现了黑莲的阴谋,为了救我,他甘愿放弃肉身,去往各个小世界寻我……而你呢,又为我做了什么?你和黑莲不过半斤八两,她恶心,你难道就不恶心?呵,口口声声说什么真爱,你龙宫里的侍女妃妾还少吗?”

    安宁指着龙墨问黑莲:“这便是你爱上的人?我们出身混沌,与天地共生,身份尊贵,傲骨天成,你却自甘下贱,舍了那身傲骨,对人伏小做低,甚至甘愿与人共侍一夫,黑莲,你费尽心思害我,夺了我的身份,为的便是这么一个人尽可妇的渣龙?”

    这话可谓是对黑莲和龙墨侮辱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黑莲脸色难看之极,她的眼中闪过疯狂。

    “我便知道,我便知道,只要有你在,我永远都会被看不起,你自高,你有傲骨,你尊贵,可我呢,只是一个见不得人的……只有杀了我,没有了你,我才能堂堂正正的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狂喊,一边袭向安宁。

    萧元赶紧护住安宁。

    安宁冷笑一声,伸出一掌拍在黑莲身上。

    她在无尽的岁月里穿越众界,又在混沌中修行,如今找回了自己,她的修为可不比黑莲低。

    何况黑莲用的是她的身体,这身体虽然不排斥黑莲,但她却是真正的主人。

    黑莲被安宁拍的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可她没想到真正想要她死的并非安宁,而是龙墨。

    龙墨在黑莲倒飞出去的当间飞身而起,用了龙族秘法重伤她。

    将她击落在地之后,龙墨还将她的灵魂取出:“这本不是你的,如今该物归原主了。”

    黑莲气到吐血。

    龙墨却讨好的看着安宁:“宁宁,待我杀了她,再迎你回龙宫,我们夫妻恩爱……”

    安宁更恶心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被她用过的身体,甚至已经被你污染过了,我是不会再要的,她既然费尽了心思抢去,那我这个当姐姐的便与她吧。”

    安宁摆了摆手,她没要黑莲的命,而是挽着萧元离开大殿。

    看着安宁和萧元的身形隐去,龙墨急了,他想去抓安宁,却到底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待安宁和萧元消失,龙墨面色冷傲的看着黑莲:“你不是她,那也便不是我的太子妃,我们的婚事作罢,一会儿我便传告六界……”

    安宁和萧元去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去了她的宝库之中。

    到了之后,安宁寻到了当年她费尽了许多心思寻来的那些材料。

    来之前,她和萧元又寻到了最后一种材料,拿到所有东西,他们便找了一个人迹罕见的地方,萧元护法,安宁开始炼制身体。

    等到安宁炼制好了身体,也熟悉了新的身体之后,她和萧元回去便听说龙墨休了太子妃,而太子妃被弃,形如疯狂。

    她不只被休,修为也去了大半,早先那些她得罪过的人,如今都回来报仇……

    安宁没想到龙墨能做到如此地步,真的翻脸无情,直接就把枕边人往死里整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没有感动。

    她只是冷齿。

    在看到黑莲没有好下场之后,安宁和萧元也没有在这里多呆,而是相携又回到了原世界。

    在原世界,两个人就如普通人一样过活。

    把五个孩子教养长大,又奉养双方的父母,待父母百年,孩子们也子孙成群之后,两人才离开原世界,回到神界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黑莲已经下落不明,想来,也不知道是被哪个仇人给整死了吧。

    龙墨在苦寻安宁不到之后,又娶了水族公主为太子妃,当然,他宫中的女人又多了一群,龙宫之中,那些女人成天争风吃醋,纷争无休。

    安宁看着龙墨焦头烂额,龙王也对他渐渐的不再那么入眼之后,已经一片释然。

    她和萧元走遍神界,寻到了之前被黑莲害的或残或伤的那些弟子,安宁帮他们治好那些伤,失去的功力帮他们找回来,安顿好了他们,便和萧元寻了一块灵地,自此之后闭关多年。

    再出来的时候,她和萧元修为提升了许多,神界几乎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安宁又将界珠炼制一回,将之前她去过的所有小世界全部和界珠联系到一起,自此之后,她和萧元可以自由穿行于这些小世界之中,也可以庇护这些世界的生灵不被伤害。

章节目录

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藏书阁只为原作者凤栖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栖桐并收藏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最新章节